中小学生研学夏令营火爆 如何避免“只旅不学”

中小学生研学夏令营火爆 如何避免“只旅不学”

时间:2020-02-12 08:2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7月13日上午,第二十七届海峡两岸大学生新闻营开营仪式在长沙岳麓书院举行。 记者 李健 摄

或行走山水间,一路采撷,体悟书中黄金屋;或远渡重洋,上演“异国求学记”……暑假来临,研学旅行成为许多中小学生假期中最为重要的环节,长沙市多家旅行机构也相继推出各种丰富的研学旅行产品。事实上,教育部和湖南省已相继出台相关文件,研学旅行成为我省中小学生“必修课”。实际推进过程中,旅行社和旅游景点热情高涨,纷纷打着研学旅行旗号走进校园招揽生源,也出现了一些乱象。如何制止研学旅行市场乱象?如何使研学旅行真正实现育人功能?

■记者 陈舒仪 黄京 实习生 杨嘉仪 刘星言

市场

研学夏令营预订火爆,一线城市受热捧

这几天,长沙市民刘女士准备给读五年级的儿子报名北京6日研学之旅,“之前他参加过澳大利亚研学之旅,10天2万多元,而参加国内的研学项目5000元就够了。”她告诉记者:“以前国内研学路线都只是走马观花式的名校参观,但现在更具特色和针对性。我还给孩子报了‘写作大师’专题研学课堂,每天都会进行情景式作文学习。”

另一个现象是,现在许多孩子热衷于国外研学游。长沙媒体人周女士的儿子读小学四年级,但班上90%的同学都已经去过不少国家游学。之前她觉得孩子年龄小,不放心让他单独出门。 “后来发现,如果没出国走一趟,都成了‘非主流’。”于是,周女士今年给儿子报了新加坡游学项目。

“从4月起,旅行社与研学机构相继推出研学项目,来报名的家长络绎不绝,暑假出发的国内研学团队基本报满。”据长沙中青旅相关负责人介绍,售价在4000-6000元左右的国内一线城市研学路线、与名校师生开展联谊交流等产品最受欢迎,“不仅可以去名校倾听名师讲座,感受课堂氛围,每天还有特色教学活动。”该负责人透露。此外,长沙不少旅行社还与中小学校合作推出一系列主题性研学活动,根据中小学不同学段的研学旅行目标,开设相应的自然、地理、科学、历史等多类型的研学课堂。“博物馆、科技馆及主题夏令营等研学产品的热度越来越高。”

不过,记者调查发现,相较于普通的旅游,同时段、同时长、同行程的游学项目报价要高出不少。如一场在7月下旬出行的新加坡游学项目,花费是1万多元,而相同行程的新加坡旅游只需花费3000元出头,中间差价高达7000元。采访中,也有家长担心,如果组织不当,研学游会成为“只玩不学”的活动,孩子从中受益不多。有的家长则担心孩子外出的安全问题,“那么多孩子一起出游,家长不在身边,老师能不能管得过来?孩子们的人身安全能不能得到保障?”

调研

活动效果参差不齐,课程开发滞后

在研学旅行炙手可热的同时,各种乱象也开始显现。日前, 湖南省教科院针对我省中小学研学旅行情况进行多方调研,并撰写了一份《促进我省中小学生研学旅行规范发展的建议》,为此,三湘都市报记者专访了省教科院副院长赵雄辉。在调研中,赵雄辉发现,目前我省研学旅行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,准入门槛低、鱼龙混杂。“制约其发展的首要因素是安全因素。”赵雄辉说,按规定,学校组织的研学活动要通过当地教育部门的批准,但是万一出现安全问题,责任由谁来承担,如何解决,都不是特别明确。“因此学校和教育部门退而求稳,很少主动组织研学旅行,导致政策落实不到位,发展缓慢。”

另外,研学旅行大都要向学生收费,但是目前各地发改委没有收费许可,旅行社缺乏行业规范,造成研学旅行市场管理混乱,收费标准不一,到同一个研学目的地,不同的学校或不同的旅行社,提供的价格不一样,容易引发学生家长的投诉,导致收费存在风险。

不仅如此,让赵雄辉尤为担心的是,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严重滞后,研学目标难以实现。“有人戏称研学旅行只是‘换了个地方玩手机’,甚至是到国外玩手机。”他在调研中发现,各地因为研发力量不足,几乎没有专门的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人才,导致研学旅行课程严重缺乏。很多基地简单地以导游词或者游艺介绍来代替研学旅行课程,也有研学课程未能结合当地地域特色,没有将基地优势深度挖掘并紧密联系学校实际需求,导致研学旅行漫无目的。“长此以往,将严重挫伤学生的参与度和满意度。”赵雄辉认为,基地研学课程的研发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进行实地考察,并根据各学龄段学生成长的规律对主题、目标、项目和评价反馈等方面进行科学设计和把关。由于缺乏引导,旅行社不愿意花代价去研发课程,宁愿花代价去拉业务。这样一来造成市面上合格的研学课程严重缺乏,或者质量普遍低端,达不到通过研学旅行真正实现立德树人、培养人才的根本目的。

探索

我省已获批3家研学实践教育基地

为了推动我省中小学研学旅行,全省各地也进行了探索。前不久,省教育厅下发《关于开展“湖南省中小学研学实践教育基地”推荐工作的通知》,正组织评审省级研学实践教育基地。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工作者协会在2017年成立的综合实践与研学旅行分会,湖南省旅游学会在2017年成立的研学旅行专业委员会,以及湖南旅行社协会,都开展了一些调研和探讨工作。一些研学旅行专业性企业开始涌现,一批研学旅行教育实践基地正在打造。目前湖南已获批3家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,1家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营地。湘潭市被列入教育部全国研学旅行试点城市。

长沙市教育局等11局办委联合下文,成立了以副市长为组长的市研学旅行工作领导小组,明确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名单与职责,还制定下发了研学旅行基地准入管理办法、承办企业准入管理办法、课程方案。7月13日,长沙市教育局等部门还发布了第二批中小学研学旅行创建基地(营地)名单,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旧址、长沙市简牍博物馆、世界之窗等36家单位榜上有名。相关负责人介绍,创建期一年。一年后,将对照研学旅行基地(营地)的标准再进行考查。“希望公布的研学创建基地(营地)进一步改善条件、完善课程设置、做好安全防护,确保给中小学生提供一个安全、宽松、富有教育意义的研学场所。”

建议

需做好活动课程开发与实践教育接轨

如何避免“只旅不学”或“只学不旅”现象?赵雄辉建议,收费方面,要建立政府、学校、社会和家庭共同承担的多元化经费筹措机制,并逐步走向常态化。要有研学旅行专项财政补助,对特困人员的子女实施费用减免政策。建立研学旅行活动收费动态管理机制,避免给学生和家长带来过重的经济负担。

研学旅行实施标准方面,赵雄辉提出,建议由教育主管部门制定研学旅行基地标准、研学实践课程标准、研学实践指导老师标准,由旅发委制定专门的承担研学旅行旅行社服务标准,并进行公开评审,挂牌展示。所有基地和旅行社既要有准入机制,也要有退出机制,每年执行问责制度,防范安全事故发生,同时奖优罚劣。“基地课程必须具备革命传统教育、优秀传统文化、心理健康教育、自然生态、国情教育、国防科工等六大板块中的一项或多项。”

“研学导师”方面,赵雄辉认为,可由省级教育科研部门牵头制定研学旅行指导教师从业标准,其必须具备教育教学、旅行组织、安全应急等专业知识。按照不同学段学生的年龄特点、认知规律及育人需要,强化研学旅行工作人员培训,提升其辅导学生学习体验等方面的知识和技能。每年定期安排从业人员资格认定和继续教育,打通业务进修和专业发展的渠道。同时设立培训奖补机制,如纳入国培计划,加快研学旅行专业化人才队伍的建设。

另外,赵雄辉还建议,建立省级研学旅行信息网,使之成为一个面向公众的研学旅行评价评估平台。同时,建议委托教育科研机构或专业协会,开展对我省研学旅行行业发展情况的基础调查。研学课程方面,应倡导社会公益组织积极参与研学课程开发,鼓励公益基金资助深度贫困县研学旅行活动。“同时,将研学旅行实施情况纳入学校办学质量评价指标体系,将学生参与研学实践活动的表现,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,并记一定学分。”